直接去了自己主公的大帐马超一看是郭嘉回来了

分享到:
  他心说,既然都没人出战,那么自己还是回去好了。大不了等自己休息够了,再回来,所以他又是骂了两句:“他娘的兖州军和孙刘联军的孙子,你们到底出不出战,不出来的话,你爷爷崔安就回去了!!”
 
    接连喊了三遍,崔安一看,城头除了士卒之外,还是没人来,就更别说是有人出战了,所以就只能是无奈回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崔安是无奈回了大营,而马超和郭嘉也是在第一时间得知了此消息。
 
    马超看向郭嘉,说道:“奉孝,看来福达这已经是不爱去干了,再来几次的话,他可能就要撂挑子不干啊!”
 
    郭嘉闻言一笑,“主公放心,嘉去一趟,保准他一定再去挑战,没准还能让人出战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是眼眉微挑,说道:“奉孝此言当真?”
 
    郭嘉是神秘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主公,对此嘉是有六成把握!”
 
 
第七十章 郭奉孝帐中教人
 
    马超听郭嘉所说,心说六成把握,那是绝对不少了。<-》郭嘉比起来那些有了三四成把握就敢去干的谋士来,可以说郭嘉还是比较稳重的。当然刘备手下的诸葛亮,其人更是稳重,从来都不会去兵行险招,基本上他有个八/九成的把握,他才会出手一次。
 
    马超说道:“好,那么一切就有劳奉孝了!”
 
    郭嘉点了点头,“如此,嘉这便去了,主公,嘉告辞!”
 
    说着,郭嘉是出了大帐,回他自己帐中去了。他知道崔安刚回来,是得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才行,要不就算是你让他出去再去骂阵,他也不一定能去干活儿。不过休息过后,自己再去找他,那么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 
    哪怕他就算是认为没有大用,可他也还是会再去的,郭嘉jiushi如此认为。至于说以崔安他那个头脑来说,碰到郭嘉这样儿的,他也只能是被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的货了――
 
    崔安是个什么大脑,整个凉州军,甚至人家兖州军、孙刘联军的人都知道,所以比起崔安武艺来说,其实其人的头脑是更为出名儿的。就看他那样儿,也不是什么聪明人不是。要是他父亲也算是有学识的那么个文士,但是崔安在这上面,那可是半点儿都没有遗传到崔鸿什么好的地方。除了性别一样儿之外。好像还真没有和他老爹有什么太过相像的地方。
 
    不过有一点,两人还是一样儿的,那就都是“一条道跑到黑”。都算是一根筋的人。也jiushi说,他们说认定的东西,那就一定要去做,要去完成。崔鸿明明知道张角是要造反,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在黄巾军中待着,帮着张角做事儿,不jiushi为了报答张角对其的恩惠吗。
 
    同样儿崔安从二十多岁就开始追随马超。jiushi他父亲给他安排的,当然他也比较佩服马超很多,而且马超对他什么样儿。他心里也都清楚,zhègè也是如此。
 
    父子二人都是那种有恩必报,当然了,有仇也得报。而且是当场就报了――
 
    郭嘉在自己的大帐内是休息了一会儿后。他这才出了大帐,来到了崔安处。
 
    其实zhègè时候郭嘉是并不难想象出来,崔安必然是倒在榻上,虽说不至于是睡着了,但是也快了吧。结果等郭嘉进了大帐之后,他发现,自己还是高看了崔安啊,因为这货此时正呼呼大睡呢。
 
    不过当郭嘉刚走近了他之后。崔安便一下就醒来了。毕竟是一流上等武艺的武将,哪怕他是在睡觉。可对于周围的响动,他还是能察觉出来的。所以别看崔安是睡觉了不假,可他耳朵感官什么的,那可是灵着呢。
 
    他也知道士卒轻易不敢进自己的大帐,有事儿的话,是直接先在帐外禀报,然后再说。
 
    他一看是郭嘉,他便说道:“先生来俺这作甚?那,那个城里那帮孙子都不敢出来啊,不能怪俺啊!”――
 
    在崔安看来,郭嘉来自己这儿,那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把城内的敌将给骂出来,所以来说自己来了,自己没把人给骂出来,反而是早早回来休息了。
 
    不过郭嘉一听,却是笑了,然后是找地方,自己坐了下来。和崔安,根本就不用那么客气,他和你也没有那么客气,所以很少能听他说什么请坐坐下之类的,当然不是说没有,只是很少很少吧。所以郭嘉知道,在他这儿,还是自己先坐下吧。
 
    崔安一看郭嘉是直笑,他是有些摸不到头脑,所以便问道:“这,先生来俺这儿,不会是吃饭来了吧?不过还没到时辰呢!”
 
    在崔安眼里,只有打仗和吃,其他的基本都没有了。所以他问郭嘉,郭嘉jiushi笑,他就认为郭嘉不是因为那个自己早回来的事儿而来的。再说自己说得清楚了,那城里的孙子都不出来,是自己也没有bànfǎ啊不是――
 
    郭嘉闻言jiushi一笑,看来在崔安眼里,这是离开不了吃喝了,不过自己像是来这儿蹭饭的吗,要是真那样儿的话,自己还不如留在自己主公那儿呢。尽管自己吃的未必就比别人要好上多少,但是终究还是有些区别的,这是必然的了。
 
    其实马超还真是,你说和士卒一起吃饭吧,也不是不行,但是显然,他是不可能总去干这事儿的。再说了,马超从不去浪费,但是好东西谁不爱吃愿意吃呢,并且凉州军的财力物力,那就在天下都是有名的,所以马超确实是从来都不吝啬zhègè。
 
    用他的话来说,只有士卒吃饱了,才能给你干活儿,也jiushi打仗,要不都吃不饱了,那士卒没准就跟你玩命儿了,不是跟别人啊。别说别的,就看看号称百万的黄巾军,就不难知道了。他们要是能吃上饭,有几个去造反的啊,谁不知道造反基本就没有好结果,可吃不上饭啊,所以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那么为了能吃上饭,就只能是拼了――
 
    马超他可以说那真是深深懂得zhègè道理,所以他从来不会去吝啬士卒的伙食,再说了,士卒吃好了,也好去征战,不是吗。没看到己方的士卒战力比别人都强悍吗,那么因何而强,zhègè待遇伙食,那是肯定不能忽略的jiushi了,zhègè是必然。
 
    郭嘉对崔安说道:“不是,福达,我这可不是来混吃混喝的啊!”
 
    郭嘉对崔安他的那个思维,他只能说自己是不懂了,所以说完之后,是对他报以苦笑啊。
 
    崔安一听,啊,原来不是吃饭的,那么是做什么的?于是便问道:“那么先生这是来做啥?不吃饭还要什么?”
 
    郭嘉闻言心说,什么叫不吃饭还要做什么啊,不过他也不zhunbèi关于吃饭zhègè和崔安说什么,他认为很可能就说不清了――
 
    只听郭嘉此时说道:“福达啊,我这是来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把目的和崔安说了一下,崔安把眼睛眨了眨,问道:“先生这话是真的?”
 
    郭嘉正色点了点头:“自然,你只要……便可,不过这事儿,我也只有六成的把握!”
 
    崔安是赶忙点头,对郭嘉说道:“先生放心吧,俺一定把这事儿bànfǎ,什么六成八成的,俺看来一定是能成jiushi了!”
 
    然后说完jiushi对郭嘉傻笑,笑过后,对郭嘉jixu说道:“先生,你这可真是那个什么死鱼啊,俺这可真是手痒呢,这不,hāhāhāhā!”
 
    郭嘉一听崔安这话,什么死鱼?原谅他吧,刚听到的时候,以郭嘉的聪明才智,愣是没听明白。不过郭嘉头脑终究是一流的,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,敢情人家崔安说得是及时雨,结果到他那儿就变成什么死鱼了――
 
    对此,郭嘉也只能是哭笑不得啊,他想了,幸好崔安他父亲崔鸿没在这儿,要不看到他儿子这样儿的话,估计能生生给气死啊。
 
    不过说实话,崔鸿也真是,没有指望着崔安怎么怎么样儿,至少能好好活着,那jiushi很不错了,其他的,都是奢求啊。但是崔安这货的学识什么的,已经不是用丢人两字能形容出来的了,及时雨都变成死鱼了,确实是没法说。
 
    崔安到现在还没笑完,之前本来是停止了,不过和郭嘉说完话后,他是又开始笑了。郭嘉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理解,这事儿还没成呢,就能让崔安乐成这样儿?这位也确实,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啊。
 
    郭嘉想到了,自己和崔安,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也不知道,谁和他崔福达是一个世界的人呢――
 
    崔安终于是彻底停下来了,zhègè笑也不可能那么一直下去,他停下后,郭嘉这才是向他告辞,而崔安是把郭嘉给送出大帐,还说呢,“先生怎么不吃完饭再走啊!”
 
    而郭嘉对崔安,他也只能是摆了摆手,还能说什么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七十一章 激怒关羽出西陵
 
    郭嘉直接去了自己主公的大帐,马超一看是郭嘉回来了,便笑着问道:“如何啊,奉孝,看来福达那儿是没有问题了吧!”
 
    郭嘉一听自己主公所问,他jiushi苦笑了几下,他还能不如此吗。<-》于是他便给马超简单讲了一下在崔安的帐中所发生的事儿。还好马超是没有喝水,要不他知道,自己必然是要喷了,所以还好还好,没那样儿啊。
 
    及时雨都变成死鱼了,不知道为什么,马超是突然想到了那个扁鹊变成了扁昔鸟,不过他倒是忘了,自己是从哪儿见到的zhègè呢,自己超强的记忆力,居然是没有什么yinxiàng了,可真是奇哉怪也啊。
 

欢迎转载恒彩88平台-恒彩88登录-恒彩88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恒彩88平台-恒彩88登录-恒彩88注册 » 直接去了自己主公的大帐马超一看是郭嘉回来了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