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道主公福达必然是谨遵主公的嘱咐在城下骂阵

分享到:
 要是什么战斗都是他们凉州军占优势,那么也不用和人家一战了,直接投降好了。23us
 
    他们嘴上也许是不承认,可心里确实也是不得不承认,那就是凉州军人家士卒的战力,确实是比己方强就是了。可并不代表,战力强,就一定能取得胜利,这个没有肯定确定的。
 
    曹操几人是准备在西陵防守了,他们也都清楚,这是如今己方最应该做的,也是只能这么做了,要不其他的,却都是没有如此来得好啊。
 
    过了三日,马超凉州军的探马,却是没有发现西陵城有任何异动,他就知道,曹操他们应该算是已经和解了。毕竟三人都不是傻子,还是知道如今的大局的,更是知道他们的大敌是谁,所以内讧,确实还是没有。反过来,他们还得是一起来对付自己才行。要不然,你说本来之前随便一支人马,都不是己方对手,这好不容易结盟了,可结果呢……
 
    上次一战,他们不还是败了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说是曹操带着兖州军先跑了,这也确实是给了孙策和刘备的孙刘联军很大压力,这个确实。不过哪怕曹操他就算不带着兖州军早跑,最后的结果却还是不会改变的。只不过就是孙刘联军比之之前能伤亡少一些,而兖州军要伤亡多一些罢了。难道不是这样儿吗。
 
    至于说败,他们还是要败,而胜。己方还是会胜。
 
    马超擂鼓聚将,对众人宣布道:“各位,咱们即刻兵进西陵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要说众人可就等着这一日到来,不过自己主公之前明显是要再等两日,结果就到了今日。不过众人在知道自己主公擂鼓聚将的时候就知道了,自己主公这是又要动真格的了。
 
    “不过曹孟德、孙伯符与刘玄德等人皆在西陵,城池守御力量足够。易守难攻,却是考验我军之一战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一听自己主公所忧虑的,他们也是不住点头。说实话,自己主公担心得确实是不无道理。如果西陵城就是这么个情况,曹操兖州军还有孙策和刘备的孙刘联军,就窝在城里等着己方来呢。而己方也不能认怂了。所以就强攻西陵,试试水吧。
 
    虽说众人对此也不敢说就能拿下西陵城,可对此的信心却还是有的,这个也不错。
 
    所以崔安出来说道:“主公,不就是个县城吗,看俺亲自出马,给你拿下来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都是一笑。说实话,都知道崔安是不愿意带兵去攻城。不过今日他都如此说了,可见他也知道,自己主公要胜过曹操还有孙策刘备等人的坚定信念。
 
   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,“张任留守,其他人与我奔赴西陵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马超还是把张任给留了下来,对此张任也没有什么说的,没有什么意见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实话,他对攻城战什么的,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,所以马超把他给留在邾县这儿,他也是求之不得啊。
 
    马超带着除了张任外的众人,还有己方大队人马,离开了邾县地界,奔赴了西北方向的西陵城。
 
    曹操三人正在太守府中议事,只见探马来报:“报,凉州军已在城外二十里处,马孟起亲自带兵向西陵城而来!”
 
    三人一听,是对视了一眼,曹操则说道:“果然来了,二位,咱们可是要做好迎战的准备了!”
 
    孙策握着右拳,说道:“凉州军不来便罢,此次前来,定要让他们折戟在西陵城下!”
 
    刘备倒是没说什么,不过看他那表情,就不难知道他是如何想法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行至西陵城三里,马超便让大军安营扎寨了,距离也差不多了,不算特别近,可以不能说是远。三里的距离,骑马其实是特别快就到的,就算是快步行走,也不过就是一刻钟左右。
 
    有探马去探听西陵城的动静,虽说西陵城是早已都城门紧闭,不过观察城池动向,这个还是没有问题的。马超叮嘱探马,城内但有异动,一定要尽早禀报自己所知,众探马是领命而去。
 
    在中军大帐中,马超对旁边的郭嘉说道:“奉孝看此次一战,我军如何?”
 
    郭嘉闻言则是摇了摇头,“主公,如今兖州军与孙刘联军是仗着城池的依托,却是能与我军周旋!而我军虽战力强悍,可却不一定能撼动这联军守御着的西陵城啊!”
 
    要说郭嘉所说,那却是没有错,其实马超又何尝不是如此想法呢,只是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凉州军休息了一日,第二日,马超让崔安去城下骂战。虽说马超也知道,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依旧是要龟缩不出,可如此多少是能降低敌军一些士气的,所以马超就让崔安去了。
 
    “福达去城下叫阵,能叫出来人,就是你本事!”
 
    崔安一听,虽说他也不认为有人能出来。可还是听了自己主公的话,“诺!”
 
    然后出大帐,是上了马。就到西陵城下挑战去了。马超看崔安出去了,对众人说道:“
 
    各位,今日咱们还能再休息一日,明日可就是试探进攻了,大家都做好准备,好生休息才是!”
 
    “诺!谨遵主公之命!”
 
    马超点了点头,然后对众人说道:“好了。各位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。想看福达叫阵的就去,不想看他。就回帐歇息吧!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,我等告辞!”
 
    说完,众人是退出了大帐,而凉州军也从崔安这儿开始了第一日的叫阵。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都走了之后。马超对旁边的郭嘉说道:“奉孝。看来今日福达是要无功而返,倒是还不一定是如何埋怨我呢!”
 
    郭嘉闻言一笑,回道:“主公,福达必然是谨遵主公的嘱咐,在城下骂阵,虽说最后没有人会出城,可却多少还是会有些效果,不过却是要让福达劳累一些了!”
 
    马超听后也是一笑。“如此的话,还得好好犒劳他一下才行。要不以后这样儿的事儿,他可能不会再干了!”
 
    说完,和郭嘉是相视一笑。要想马儿跑,又不给马儿吃草,那是肯定不可取的。尤其是对待崔安这样儿的一根筋的人,你要是不给他好处,那么这事儿以后他是绝对不会再去做了。所以马超和郭嘉都明白,好处给他了,那么下回干这事儿,他还是愿意去的。崔安这人就这样儿,还是比较好打发的,要是换个人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报,凉州军大将崔安在城下骂阵,让我军出城迎战!”
 
    孙策对士卒把手一摆,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走后,曹操对孙策和刘备两人一笑说道:“看来马孟起今日暂时可能是不会强攻城池了,看着崔福达在城下骂阵即知!”
 
    听了曹操的话后,孙策和刘备两人是点了点头,然后曹操孙策说道:“来人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
 
    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士卒都进来了,至于说刘备是没说什么,毕竟孙策可以是代表他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说道:“传我将领,我兖州军将领未得我允许,不可擅自开城迎战,否则军法处置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兖州军士卒一听,就知道,自己主公这是要动真格的了。他说不让任何人出战,那就是不能开城门出战,要不可就要军法处置了。所谓是军法处置,那么最后就是要直接斩首,决不留情!
 
    兖州军士卒应诺后是退出了屋,而孙策也是对自己江东军士卒一样儿说道:“我军与曹司空所说相同,谁敢擅自出战,军法处置!”
 
    旁边儿的刘备也说道:“我这儿也是一样儿,劳烦给我那几个手下也通禀一声!”
 
    江东军士卒应诺后也是退了下去,曹操几人是对视了一眼,他们倒是都放心,自己既然是已经下令了,那么绝对是没有人出城。
 
   
 
    自己手下都如何,他们还是挺放心的。哪怕曹操知道,唯独是关羽关云长,他是不怎么听自己的,不过想来基本应该是没有问题。孙策也知道,张辽对这个也是没太大兴趣,关键是张辽能很好控制自己,他是绝对不会因为别人几句话,就被激怒的,所以孙策也放心。
 
    至于说最后的刘备,他就更放心了,自己手下也就是文丑还有周仓,两人脾气是特别不好,不过崔安想激怒两人,也许是并不难,可要是让他们违背自己命令前去交战的话,这个几乎就是不可能了。对自己属下,他们都如何,刘备心里还是很有数的,所以他也放心。
 
    崔安在西陵城外骂阵,可以说都快要半个时辰了,结果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不过也不能说他骂阵就一点儿用都没有,只是曹操他们早已是传令下去,谁也不能擅自打开城门出战,所以谁还敢去啊,于是就这样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崔安此时心说,他娘的,干这活儿可真是累啊,不过怎么没有人出战呢。又骂了一会儿之后,崔安看还是没人,自己虽说也是休息了两次,不过这次还是回营回大帐去休息吧。这他娘的在马上休息就是不如在大帐中休息啊。
 
    不能怪崔安这么想,主要是他已经挺累了,而且还发现是没有什么效果。按照他自己之前最开始的想法,怎么也有人出来迎战吧,结果却是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儿啊,所以他就起了回营的心思了。
 

欢迎转载恒彩88平台-恒彩88登录-恒彩88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恒彩88平台-恒彩88登录-恒彩88注册 » 回道主公福达必然是谨遵主公的嘱咐在城下骂阵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