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你刘玄德跑得可真快啊

分享到:
  再者说了,自己江东军是损失了没错,可他刘备军难道就没有损失吗,所以自己从来都不会怕他刘备什么。只有他刘玄德怕自己,却是没有自己怕他刘玄德什么的。
 
    知道了刘备的意思,曹操自然是不再对他抱什么希望。在他看来,刘备就是墙头草,之前为了所谓的大局,他能帮着自己说话。可如今又是为了他自己,他干脆就沉默是金了。可曹操再看不上刘备又如何,人家还是在那儿老神在在,也不知道是在那儿想着什么,你对人家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。
 
    曹操对孙策说道:“既然孙将军是想要个交待,那么今日操就给孙将军一个交待!”
 
    曹操心说,如此也就能解决之前的事儿了吧。交待,无非就是让我给你利益罢了,要不还能如何。你江东军的士卒,该死的也都是死的差不多了。我曹孟德可没有那么大本事,还能让他们活过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我如今能做的,只能是给你孙伯符些好处。其他的却是没有什么了。
 
    于是曹操便许给了孙策一些他能拿得出来的利益,当然了,这个也是他之前就想好了的,不过他以为也许是用不到也不一定,结果却还是用上了。不过在这里,却是没有刘备什么事儿,曹操是张口闭口。都是给孙策的,指名道姓是给江东军的,根本是半个字都没提他刘备刘玄德。
 
    而孙策呢。他也是故意的,不说刘备什么事儿,就只是他自己和曹操谈,而其中也没有刘备什么事儿。要说他和曹操想法也差不多。反正这些东西。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刘备的就是了。
 
    刘备在一旁是听得清清楚楚,敢情自己刚才说话,是为了大局,结果如今却是变成了里外不是人啊。要知道这样儿的话,自己还多什么嘴啊,如今怎么样儿了,是好人难当啊,什么好处是都没有自己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如今这心里。他是半点儿都不平衡。在他看来,要说他孙策什么都不给自己。自己也都认了,谁让自己说好了是站在他这儿一边儿,可之前却是反悔了呢,对此自己是理亏,所以自己认了行吧。
 
    不过曹操可真是,忘恩负义啊,刘备心里把他给骂得不行。心说我刘玄德之前怎么也算是要帮你啊,可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。不过稍微一想曹操其人的性格作风,刘备也就释然了。
 
    曹操那是奸雄,曾经那话刘备是不会忘记的,是“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叫天下人负我”啊!自己帮他,是天下人不负他,可他不给自己好处呢,那就是他宁可负人。当年杀了吕伯奢一家,他曹孟德做得可比这绝多了,那时候还不是如今这个年纪呢,要说如今,只能是心更黑更狠了,刘备心说。
 
    所以对于曹操和孙策,刘备也是无话可说了,谁让自己是里外不是人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和孙策两人是都已经把刘备给排除在外了,于是两人经过了几番“讨价还价”之后,终于算是达成了一致。曹操和孙策两人都认为,这个谈判的事儿,那绝对不是个什么轻松的活儿。可虽说两人属下都在,可两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,都没有用他们,就是自己亲自上阵去谈。
 
    最后曹操说道:“看来孙将军却是同意操给江东军的这些补偿了!”
 
    孙策哼了一声,然后对曹操说道:“策却更加希望,今后与凉州军决战之时,曹司空可却别再如此了!!”
 
    曹操笑了一下,说道:“孙将军还请放心就是,操可不是那么容易健忘。像之前操没有想到那么多的情况,那却是又一次就足够了,操今后不会如此!”
 
    孙策闻言说道:“但愿如此吧,还望曹司空却是不要健忘才是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都听得出来,孙策这是赤/裸/裸地讽刺,可对此曹操还能说什么呢,本来嘛,就是自己理亏,所以自己也认了。他孙伯符是强压着心头怒火,没有发作,其实也算是给了自己不小的面子。
 
    是,自己也赔偿给了他江东军一些东西,可这些东西就算是再多,其实自己也知道,是弥补不了他江东军的伤亡的。所以什么都别说了,这事儿就算是圆满解决了,都过去了,他孙伯符也不去计较了,这就是比什么都好。
 
    最后孙策对曹操,也同样儿是对刘备说道:“策亦知道如今我军之大敌便是马孟起凉州军,所以策岂是那不知大局。不识大体之人?”
 
    这话孙策主要还是对如今还是在那儿闭目养神的刘备说的,而刘备一听,心说该来的。它还是来啊。反正是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”啊,自己没有什么不能去面对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既然知道孙策他是对自己说的话,那么自己也不好再假寐了,所以刘备此时已经睁开了眼,直接对孙策说道:“孙将军之言不错,其实备是一直都认为孙将军乃是识大体、明大局之人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刘备这话。心里是直翻白眼,心说你刘玄德跑得可真快啊,你那意思你不是那种人。那么难道说我就是那种人了?曹操他算是知道了,自己到底是为何那么讨厌刘备,哪怕自己还是欣赏他,可欣赏也有。但是其实讨厌也有的。而且这个居然还不矛盾。
 
    确实,在有些地方,自己都不如他刘玄德,所以有的地方,自己是很欣赏他的,这个没错。可是在有些方面,刘玄德其人也真是让人讨厌,自己也是真心讨厌。所以……
 
    反正曹操没认为有什么矛盾的地方,再说了。人他本来就是矛盾的,所以说多了,也没有什么大用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于刘备的话,孙策不过一笑置之,而曹操这时候也发话了,就听他说道:“其实在操看来,孙将军当然亦不是如此之人,却不知是何人如此说孙将军啊?”
 
    对于曹操的话,孙策也是一笑,不过他却是和曹操说了一句,“这自然不会有人如此说,但是就怕有些人在心里,就是如此认为的!”
 
    曹操一笑,“行了行了,孙将军必不多言了,操都理解。如今大敌当前,还是说说今后的打算吧,如今咱们可是吃了个大亏啊!”
 
    孙策和刘备一听曹操的话,就一下想到了己方的伤亡损失,两人心里都是在滴血啊。不过哪怕和曹操这一篇就算是暂时揭过去了,可两人心里要说还不怨曹操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第一,他们两人心里恨马超,然后就是曹操了。
 
    要不是曹操给了孙策好处,估计第一个恨的,那就要换成是曹操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听下一步打算,孙策问向了曹操:“却不知曹司空,对此有何打算?”
 
    曹操没直接回答,却是问了孙策一句,“孙将军以为,马孟起他下一步会如何?”
 
    孙策一听,他是看了刘备一眼,刘备也看向了孙策,而孙策此时便说道:“莫非他是要兵进西陵不成?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点头,“虽说其人貌似不怎么看重西陵,可他也许会依旧如此,兵进西陵,夺取城池!”
 
    刘备听了曹操的话后,他也是点了点头,“备之意与曹司空相同,要备是他马孟起的话,也是要如此进兵!”
 
    这时候孙策也点头了,不过他却是说道:“那么如此的话,我们当如何?”
 
    曹操一笑,“紧守城池!不知孙将军以为呢?”
 
   
 
    孙策继续点头,因为如今好像也只能是这样儿了。虽说己方败了,凉州军胜了,可就这样儿让众人撤退,甚至是退出江夏,这个事儿,怎么想怎么也不可能。因为如今还能抵挡住他们凉州军,所以只有真正抵挡不住了的时候,那才能是撤退,甚至是退出江夏,其地不要了。
 
    这次曹操也没忘了问刘备,“玄德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刘备心说,你曹孟德又来了,不过嘴上却还是说道:“大善,曹司空之言,备觉得甚为有利,当是如此!”
 
    因为他看到了孙策的表情,所以刘备知道,孙策当然也是同意的。所以曹操既然是问到自己了,自己当然是不能不说,所以……
 
    最后孙策也说道:“不错,玄德公之言,正是策所想,如今我军也只能是如此了!”
 
    曹操和刘备尽皆点头,可不是吗,如今确确实实,只能是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这样儿,孙策和刘备回到了西陵后,孙策先是从曹操这儿拿到了些好处,算是有了点儿安慰。然后他们三人是简单商议了一下下一步的动作,三人一致同意,是据守西陵,所以就等着马超带大军来西陵,好据此城池,来阻挡马超凉州军。
 
    之前因为是在外决战,他们觉得己方没有优势。可要是换成是攻城战,那么他们认为是该凉州军不占优势的了。
 

欢迎转载恒彩88平台-恒彩88登录-恒彩88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恒彩88平台-恒彩88登录-恒彩88注册 » 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你刘玄德跑得可真快啊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