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孙策是微愣不过曹操心里是高

分享到:
 曹操一听,这刘备倒是说得很直接,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呗,可是他孙伯符却是不直接对自己说啊,而自己对此也是乐得装傻…不过被刘备这么一说,自己也是不好去装傻了,该说的话,此时是能起到作用了吧。
 
    所以只见曹操一笑,对孙策也是对刘备说道:“这,孙将军、玄德,对于之前在战场与凉州军决战一事,确实,操要说声抱歉。不过当时凉州军势大,操认为既然是事已不可为,当然是避其锋芒为好,所以是没有想太多,便带着人马撤退了。本来以为你们随后也是如此,可却没有想到,这,这,却是……唉!”
 
    到了最后,曹操是无奈叹了口气,而且是用了无比惋惜的口气说得这些话。把他所形容的,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儿,而且自以为想得是挺好,可实际他却也没有料到。不过这话孙策和刘备可能相信吗,他们一致认为,这就是曹操早已想好了的托词。
 
   
 
    他曹孟德说得倒是好听,可实际呢,实际情况就是,己方孙刘联军是损失惨重,而他兖州军却是逃过一劫啊。可不就是如此吗,要不还说什么,如果己方孙刘联军也是早撤退了的话,那么自己还用和他曹孟德说这些吗,自然是不用,可如今是个什么样儿的情况。只见他对曹操冷笑地说道:“曹司空,此言差矣,凭借曹司空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说,难道不知道我联军是一时半刻根本就脱不开身吗?”
 
    孙策是直接质问曹操,那意思你曹孟德都军旅多少年了,二十年都有了,可你难道就看不出来当时战场的情况?你兖州军是人马少,而且凉州军进攻你们的人马也不多。所以你们一下能脱开身,可己方孙刘联军是个什么样儿的情况,你曹孟德还能不知道?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你说得那些,就让人严重怀疑了,到底是如何,你自己相信吗?反正我孙伯符肯定是不相信如此的。
 
    曹操是皮笑肉不笑了一下,不过他反应还是很快的,只听他说道:“孙将军,当时之情况你亦知晓。操只顾着带着己方人马撤退,却是没有想过那么多。一直以来,都认为凭借孙将军之能,玄德之智,定能与凉州军周旋,然后便能尽早脱身。可是却不曾想到最后是如此。此确实是操有欠考虑了!”曹操是从始至终,他也没说过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,最多他就说了自己是有欠考虑。那意思也不是自己做得不对,而是自己是没有想到这些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孙策一听曹操的话,他在心里暗骂。心说你曹孟德反应倒是真快啊。一下就把你自己给摘出去了。你说是你自己有欠考虑,那么我江东军损失那么多。找谁说理去?罪魁祸首,除了他马超的凉州军之外,就是你曹孟德兖州军,你想赖账,是那么容易的吗。
 
    而刘备此时的心里,那可是乐坏了。心说你们两个掐吧,只要是彼此矛盾越深,掐得越狠,那么对自己就最为有利。可惜却不是把凉州军赶走了之后,你们再掐,要是那样儿就更好了,自己是渔翁得利啊。不过如今来看,你们要是真东起手来的话,对自己还是有好处。
 
    只是当前的大敌却还是马孟起凉州军啊,能不能等灭了他们之后,你们再动手呢。
 
    其实在刘备的想法中,他其实还是倾向于是赶走马超凉州军之后,自己再做那个渔翁。不过从如今的情况来看,这个事儿很可能提前了也不一定,毕竟他知道,这事儿其实不在自己,而是在人家二位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孙策此时一看,刘备倒是和没事儿人似的,他心里就是更加不满。他此时心说,你刘玄德损失还少吗,比起自己来,你损失少,可比起兖州军来说,你损失也不少啊,可你怎么不说他曹孟德几句。
 
    所以想到这儿,孙策已经不给刘备使眼色了,直接就对刘备说道:“玄德公,难道你就不准备说两句,难道咱们失败,就这么咽下这口气了不成?”
 
    刘备一听,再看孙策的表情,听着他的语气,他就知道,孙策可是对自己不满了,这个可不是好现象。明明是对着他曹孟德,怎么能转头来对我呢。所以刘备知道,自己还得说话啊,可怎么说,他也是有点儿矛盾。
 
    以刘备的想法,是要暗地里挑拨的,不过他如今是再清楚不过,大敌马超凉州军还没对付得了,自己人要真实内讧了的话,那可就真有意思了。哪怕自己是能占点儿好处,便宜,可对付凉州军,自己也是不行的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刘备是抗拒着如今赤/裸/裸的诱惑,准备当回和事佬,一定不能让两人真动起手来,那么只要他们双方的实力没有什么损失。那么他们矛盾加深了,对自己有好处。而还能一起再去对付马超凉州军,对自己还有好处。等凉州军真正被赶出了荆州之后,他们在动手也不迟啊。
 
    于是,刘备是打定了主意,这便说道:“哈哈哈!二位,听备一句可好?”
 
    两人一听刘备终于是说话了,虽说也是在两人的意料之中。不过不管是曹操也好,还是说孙策也罢,却也都是想听听刘备说什么。
 
    因为是孙策让刘备说话的,所以他认为刘备怎么也得是偏向于自己的吧。再说了,他之前刘玄德都表态了,而且他刘备军一方,损失得也不小,他刘玄德真就能那么算了不成?至少在孙策看来,是不会如此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在曹操看来。却又是另一种想法。
 
    他比之孙策来说,其实曹操应该说是了解刘备种种更多的吧。毕竟孙策他和刘备接触才多久,而曹操认识刘备多久了,并且和他接触都多久了,打交道更是多久了,那绝对不是孙策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在曹操看来。虽说应该是刘备在荆州之前吧,他总是属于失败的那一方,可他刘玄德能有如今的势力实力。身份地位,并且败了那么多次,如今还依旧是活蹦乱跳的,这个可以说就是他刘备最大的本事。
 
    别的不说,曹操也不得不说佩服刘备的地方那就是第一其人的脸皮是厚得不行,谁也不能比。第二就是其人逃跑的能力,没人能抓到他刘备刘玄德,所以对于这么两点,曹操是特别佩服他刘备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且曹操是从另一个方面。他想到了。刘备既然是那么能跑,这就说明了其人的能力。至于说这个能力是什么呢。那就应该是对危险,对形势的估计判断,至少刘备对这些,那可以说是他的强项了,要不他败了那么多次,为什么没人能抓到他呢。不是他刘玄德武艺高,他刘备不过就是个二流武艺,也不是他属下强,比他属下强的有的是,就是他刘玄德跑得快。
 
    早早就跑了,那么不就是对形势的判断吗,他是很准确的,所以说这也是他刘备的能力。
 
    那么他刘备刘玄德既然有如此能力,那他还能看不出来如今的形势吗。如今大敌是谁,不是自己兖州军,也不是孙刘联军,而是马超的凉州军啊。只有把马超的凉州军给赶出荆州之后,那时候彼此才能说是大敌,而倒是才能抛开凉州军说事儿。
 
    对于这个,曹操的心里清楚,他也知道,孙策不可能不知道,而刘备就更不用说什么了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曹操还知道什么,那就是如今的孙策,已经被他们江东军的伤亡,被这些冲昏头脑了,他此时就是一心要让自己给他交待,所以其他的东西,早都被他给抛到脑后去了。不过出乎自己所料的是,其人到了这个时候,还知道去忍,这个倒是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儿啊。自己也只能说,他孙伯符是长进多了,绝对是进步了,进步大了啊。
 
    至于说刘备是个什么情况,曹操多少也是都知道的,所以他认为,刘备绝对不会像孙策那样儿,所以他八成是要来给孙策和自己和解,那么自己对此却是求之不得啊,如此太好了,太好了。
 
    曹操心说,真要是这样儿的话,自己还得是承他刘备的情啊。不过自己也清楚,能让他刘备放弃了那么大利益,看着自己和他孙伯符马上就要谈不妥,而之后出什么事儿,对他刘玄德是有好处的。可是如今要他放弃,他刘玄德却也不愧为天下枭雄人物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孙策听了刘备的话后,心说你刘玄德是要帮我说话吗,如此太好了,就等着你呢,所以他此时说道:“玄德公有话请讲,想来曹司空是不会计较的!”
 
    果然,曹操对此也是一笑,对刘备说道:“玄德,孙将军之言不错,玄德有话是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两人都认为刘备是要帮着自己说话,实则刘备确实是要来当这个和事佬,这个没错,可实际来说,他是为了他自己罢了。他刘备不是个圣人,所以根本就谈不上去帮谁说话,如果说非要这么说得话,那也只是为他自己说话,为了能战胜马超的凉州军,所以刘备却是不得不如此,要不他才不会管这个呢。
 
    就和他之前想法一样儿,他是特别愿意当那个渔翁的,而且还特别愿意做“坐山观虎斗”的事儿,他觉得那样儿不挺好,不过如今的形势,他算是都想明白了,却是还不能让自己如此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先是对孙策和曹操,对他们两人笑笑,于是两人是更加确定了,这刘备果然是为自己说话来的。至于说对对方也是微笑,却是被他们给忽略了。在孙策和曹操的想法中,刘备对对方微笑,这个是很正常的吗,礼貌吗。
 
    不过他们怎么不好好想想,刘备他是不是对自己的微笑,也是处于礼貌呢。不过显然,二人都是自我感觉良好,都认为刘备是要帮自己说话了,可实际却是……)
 
 
第六十七章 西陵城三人座谈(续)
 
    刘备听了孙策和曹操的话后,便是再次对两人一笑,不过这其中的含义,也只有他自己的心里才最为清楚了。
 
    刘备多少也知道孙曹二人的想法,但是他对此不过就是在心里冷笑了几声,而是是嗤之以鼻,心说,你们以为我刘玄德会帮你们说话吗,如此的话,那便是大谬矣!我刘玄德只会为自己的利益着想,根本就谈不上去帮谁。如今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利益,自己还能在这儿多言?
 
    不过这些也只能是在心里说说而已,表面儿上却还得对孙曹二人很客气,所以刘备对两人说道:“二位请想,如今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谁?”
 
    刘备刚开始,他是没说别的,只是说了这么一句,孙策是微愣,不过曹操心里是高兴,心说刘备果然是来当和事佬的,如此的话,自己也放心了!――
 
    对曹操来说,他不怕别的,哪怕刘备和孙策穿一条裤子,那都无所谓了。
 
    但是说实话,要是两人都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,却是把马超凉州军给抛到脑后的话,那么说真的,曹操认为这个盟友,不要也罢。有这样儿的盟友,那么自己早晚是得全军覆没了,可能最后被马超凉州军给吞得连渣滓都不会剩下了也不一定。所以要真实那样儿的话,自己还不如早点儿和他们孙刘联军分道扬镳。那样儿的话,对自己也有好处不是。大不了自己再从豫州调兵过来,要不还能如何。和孙刘联军的联盟要是破裂的话。那么也只能是靠着自己了,是真指望不了别人了不是。
 
    不过虽说孙策是暂时被冲昏了头脑,但是还有明白人啊,刘备吗,他刘玄德都明白,那么一切就都好说了不是。反正在曹操看来,只要还有明白人。那么这个不怎么团结安定的联盟,却还能存在下去,要不。只能是相反的了――
 
    以曹操来说,他当然是希望前者,而绝对不是后者。至少在凉州军还没有给他们打败之前,曹操却是不希望后者出现的。只有凉州军真正退出了荆州。没有和他们一战的实力了,那么那个时候,该怎么样儿,就要怎么样儿了,自己还能怕了他孙伯符、江东军、刘玄德不成?
 
    但是以如今来说,却是还不能内讧啊,要不很容易被人家凉州军所乘,那样儿的话。可真是损失大发了。己方之前和凉州军决战是没有损失多少,但是要真内讧的话。那么比和凉州军真正去决战,那损失得还得多啊。对此,曹操心里是很清楚的,所以是不能这样儿,只能是和解,哪怕自己多出些利益,自己也咬牙认了,谁让如今这个形势不能那样儿呢。所以当听到刘备如此说得时候,曹操是心下满意,心说果然,你刘玄德是个明白人,还不至于和那个武夫孙策孙伯符一样儿。既然如此的话,那么这个联盟怎么说都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,自己怎么也得让这个联盟继续下去才行啊――
 
    至少在凉州军没有被打退之前,这个联盟是必须要存在的,要不可真是,对谁都没有好处啊,不是吗。
 
    而刘备他此时也是看了孙策和曹操两人各一眼,他看到孙策是微愣的表情,他也看着自己。
 
    而曹操他当然和孙策不一样儿了,他是笑呵呵地看着自己,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。
 
    对两人的表情动作,刘备是尽收眼底,而他也明白两人此时心中所想,大概自己能猜得是八/九不离十吧。他孙伯符肯定在想,为何刘玄德却是问了自己和曹孟德这么一句。而曹孟德心里所想应该便是,刘玄德他果然是为我说话,知道为大局着想。
 
    呵呵,刘备在心里冷笑,不过你们是何想法,如今自己要做的,就是让你们两人和解。你们如今是想也得如此,是不想也得如此,要不然的话,咱们就等着凉州军灭了咱们吧。马孟起还管你是什么“江东小霸王”,还是什么天下奸雄,通通都给你灭了!――
 
    不能怪刘备是如此想法,关键是他看着孙策和曹操两人,他觉得实在可气。关键要是两人都不明白的话,那么刘备也就算了,他不会去和他们计较太多。可明明是两人都明白的情况,不过一个是被之前的战事给冲昏了头,而另一个是故意什么都不说,还得让自己说话,所以两人是一个比一个可恨。
 
    可即便如此,自己还不敢说太多,说太深,那样儿的话,对自己是半点儿好处都没有。所以刘备心里也是暗骂两人,心里也更是无奈,可即便如此,他也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的时候,还得说啊,不说别的,但是有的话不是还能说吗,是不是。
 
    听了刘备这么一问,孙策虽是微愣了一下,可马上就缓了过来,他心说,刘玄德如此是何意?正好,他是看了曹操一眼,一看曹操那副自得的样儿,他心说,刘备莫非是要偏向他曹孟德说话不成?――
 
    不能怪孙策是如此想法,主要是刘备的话。是出乎了他的意料,并且他看了曹操的表情,所以他是更加确定。要说刘备不是帮他曹操说话的话,自己都不信了。不过他刘玄德真要不帮自己,而去帮他曹孟德?
 
    对刘备的回答,孙策说道:“玄德公却是明知故问了吧,如今咱们最大的敌人,当然是马孟起凉州军,难道还有其他不成?”
 

欢迎转载恒彩88平台-恒彩88登录-恒彩88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恒彩88平台-恒彩88登录-恒彩88注册 » 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孙策是微愣不过曹操心里是高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